元代·卢挚

秋景

挂绝壁松枯倒倚,落残霞孤鹜齐飞。四围不尽山,一望无穷水,散西风满天秋意。夜静云帆月影低,载我在潇湘画里。

对酒

对酒问人生几何,被无情日月消磨。炼成腹内丹,泼煞心头火,葫芦提醉中闲过,万里云山入浩歌,一任傍人笑我。

避暑

避炎君频称竹榻,趁新凉懒裹乌纱。柳影中,槐阴下,旋敲冰沉李浮瓜。会受用文章处士家,午梦醒披襟散发。

举子

辞辛苦桑枢瓮牖,夸荣华凤阁龙楼。脱布衣,披罗绶,跳龙门独占鳌头。今日男儿得志秋,会受用宫花御酒。

叹世

拂尘土麻绦布袍,助江山酒圣诗豪。乾坤水上萍,日月笼中鸟,叹浮生几回年少。破屋春深雪未消,白发催人易老。

适兴

舞低簇春风绛纱,歌轻敲夜月红牙。金橙泛绿醽,银鸭烧红蜡,煞强如冷斋闲话。沉醉也更深恰到家,不记的谁扶上马。

七夕

银烛冷秋光画屏,碧天晴夜静闲亭。蛛丝度绣针,龙麝焚金鼎,庆人间七夕佳令。卧看牵牛织女星,月转过梧桐树影。

重九

题红叶清流御沟,赏黄花人醉歌楼。天长雁影稀,月落山容瘦,冷清清暮秋时候。衰柳寒蝉一片愁,谁肯教白衣送酒。

退步

南柯梦清香画戟,北邙山坏冢残碑。风云变古今,日月搬兴废,为功名枉争闲气,相位显官高待则甚底,也不入麒麟画里。

闲居

雨过分畦种瓜,旱时引水浇麻。共几个田舍翁,说几句庄家话,瓦盆边浊酒生涯。醉里乾坤大,任他高柳清风睡煞。

恰离了绿水青山那答,早来到竹篱茅舍人家。野花路畔开,村酒槽头榨,直吃的欠欠答答。醉了山童不劝咱,白女上黄花乱插。

学邵平坡前种瓜,学渊明篱下载花。旋凿开菡萏池,高竖起荼蘼架,闷来时石鼎烹茶。无是无非快活煞,锁住了心猿意马。

春情

残花酿蜂儿蜜脾,细雨和燕子香泥。白雪絮飞,红雨桃花坠,杜鹃声又是春归。纵有新诗赠别离,医不可相思病体。

初中文言文 古文观止 赞美 写人 传记

元代·赵善庆

秋日湘阴道中

山对面蓝堆翠蛐,草齐腰绿染沙洲。傲霜橘柚青,濯雨蒹葭秀。隔沧波隐隐江楼,点破箫湘万顷秋,是几叶儿傅黄败柳?

昭君出塞留

毡帐冷柔情挽挽,黑河秋塞草斑斑。丹青误写情,环佩难归汉。抱琵琶怨杀和番,比似丹青旧玉颜,又越添愁眉泪眼。

初中文言文 古文观止 赞美 写人 传记

元代·张养浩

想为官枉了贪图,正直清廉,自有亨衢。暗室亏心,纵想致富,天意何如?白图甚身心受苦,急回头暮景桑榆。婢妾妻孥,玉帛珍珠,都是过眼的风光,总是空虚。

功名事一笔都勾,千里归来,两鬓惊秋。我自无能,谁言有道,勇退中流。柴门外春风五柳,竹篱边野水孤舟。绿蚁新篘,瓦钵磁瓯,直共青山,醉倒方休。功名百尺竿头,自古及今,有几个干休?一个悬首城门,一个和衣东市,一个抱恨湘流。一个十大功亲戚不留,一个万言策贬窜忠州。一个无罪监收,一个自抹咽喉。仔细寻思,都不如一叶扁舟。

过金山寺

长江浩浩西来,水面云山,山上楼台。山水相连,楼台相对,天与安排。诗句成风烟动色,酒杯倾天地忘怀。醉眼睁开,遥望蓬莱,一半儿云遮,一半儿烟霾。

中秋

一轮飞镜谁磨?照彻乾坤,印透山河。玉露冷冷,洗秋空银汉无波。比常夜清光更多,尽无碍桂影婆娑。老子高歌,为问嫦娥,良夜恹恹,不醉如何?

凿池

殷勤凿破苍苔,把湖泺风烟,中半分开。满意清香,尽都是千叶莲栽。看镜里红妆弄色,引沙头白鸟飞来。老子方才,陶写吟怀,忽见波光,摇动亭台。

咏胡琴

八音中最妙惟弦,塞上新声,字字清圆。锦树啼莺,朝阳鸣凤,空谷流泉。引玉杖轻笼慢捻,赛歌喉倾倒宾筵。常记当年,香案之前,一曲春生,四海名传。

通州巡舟

呼童解缆开船,见绿树青天,两岸回旋。欹枕篷窗,觉风波只在头边。桂棹举摇开翠烟,竹弹斜界破平川。老子狂颠,高咏诗篇,行过沙头,惊的些白鸟翩翩。

白莲隐括〔木兰花慢〕

幽花带露池塘,恨太华峰高,身世相妨。脉脉盈盈,何须解语,已断柔肠。羡公子风标异常,尽一生何限清香。华发沧浪,夜月壶觞,明日新声,付与秋娘。

初中文言文 古文观止 哲理 故事

元代·汤舜民

郎上孤舟,片帆无计留。妾倚危楼,寸心无限愁。红雨打船头,苍烟迷渡口。

眼底阳关,今宵何处宿?梦里阳台,此情何日休?这番相思直恁陡,名利相迤逗。

未够两宵别,又早三分瘦,五花诰几时得到手。

江雨淋淋,梅垂无数金。庭树阴阳,蝉鸣不调琴。鹦鹉罢双斟,鸳鸯闲半枕。

粉汗浸浸,碧筒羞自饮。神思沉沉,白头愁自吟。青鸾晓来传信音,昨夜灯花谶。

且教宁耐些,别不叮咛甚,刚写道小生除翰林。懒听笙歌,酒空金叵罗。倦对妆

盒,尘蒙珠络索。眉黛扫青蛾,髻云松翠螺。人在鸣珂,功名都蹬脱。路阻关河,

音书越间阔。西风小亭黄叶多,镇日垂帘幕。鸾钗颠倒簪,鸳枕弯ㄣ卧,孤飞

儿应似我。

去岁观梅,折花亲赠君。今岁观梅,对花不见人。别处恋新婚,抛离美眷姻。

使得囊空,心儿不自忖。寄得书来,话儿不甚准。秀才每则理会虚调文,就里没

公论。不趁雨云期,只待风雷信,急回来土牛儿鞭罢春。闺怨

罗袖偷掩,泪珠凝粉腮。宝镜羞看,鬓云松玉钗。飞絮点香阶,落红铺翠苔。

去了青春,青春不再来。巴到黄昏,黄昏怎地捱?推开绿窗邀月色,问月人何在?

欢娱往日多,烦恼今番煞,将一片惜花心愁窖里埋。

香透帘栊,藕花风渐生。影上阑干,梧桐月正明。何处理银筝?谁家调玉笙?

空有佳音,住音不待听。料想归期,归期未有程。他卖词章在柳营花阵里逞,不

管人孤另。扯破紫香囊,摔碎青铜镜,西厢下再不和月等。满泛霞杯,羞歌白苎

词。浓蘸霜毫,倦题红叶诗。心绪乱如丝,人情薄似纸。待害相思,相思干害死。

投至别离,别离何似此。恨天涯寡情游荡子,堕却青云志。烟花惹梦魂,风月关

心事,便那里步蟾宫折桂枝。

孔雀屏开,半遮银蜡光。翡翠衾寒,多薰宝篆香。枕剩绣鸳鸯,钗闲金凤凰。

恨杀飘蓬。飘蓬薄幸郎。瘦损风流,风流窈窕娘。梅花影儿才上窗,越恁添愁况。

砧声耳畔来,月色帘前晃,问离人断肠也不断肠。

初中文言文 古文观止 励志 劝勉

元代·康进之

第一折

(冲末扮宋江、同外扮吴学究、净扮鲁智深、领卒子上。宋江诗云)涧水潺潺绕寨门,野花斜插渗青巾。杏黄旗上七个字,替天行道救生民。某姓宋名江,宇公明,绰号顺天呼保义者是也。曾为郓州郓城县把笔司吏,因带酒杀了阎婆惜,迭配江州牢城。路经这梁山过,遇见晁盖哥哥,救某上山。后来哥哥三打祝家庄身亡,众兄弟推某为头领。某聚三十六大伙,七十二小伙,半垓来的小偻罗,威镇山东,令行河北。某喜的是两个节令,清明三月三,重阳九月九。如今遇这清明三月三,放众弟兄下山上坟祭扫。三日已了,都要上山,若违令者,必当斩首。(诗云)俺威令谁人不怕,只放你三日严假。若违了半个时辰,上山来决无干罢。(下)(老王林上,云)曲律竿头悬草种,绿杨影里拨琵琶。高阳公子休空过,不比寻常卖酒家。老汉姓王名林,在这杏花庄居住,开着一个小酒务儿,傲些生意。嫡亲处三口儿家属,婆婆早年亡化过了,止有一个女孩儿,年长十八岁,唤做满堂娇,未曾许聘他人。俺这里靠着这梁山较近,但是山上头领都在俺家买酒吃。今日烧的镟锅儿热着,看有甚么人来。(净扮宋刚、丑扮鲁智恩上)(宋刚云)柴又不贵,米又不贵。两个油嘴,正是一对。某乃宋刚,这个兄弟叫做鲁智恩。俺与这粱山泊较近,俺两个则是假名托姓,我便认做宋江,兄弟便认做鲁智深,来到这杏花庄老王林家,买一钟酒吃。(见王林科,云)老王林,有酒么?(王林云)哥哥,有酒,有酒,家里请坐。(宋刚云)打五百长钱酒来。老王林,你认得我两人么?(王林云)我老汉眼花,不认的哥哥们。(宋刚云)俺便是宋江,这个兄弟便是鲁智深。俺那山上头领,多有来你这里打搅。若有欺负你的,你上粱山来告我,我与你做主。(王林云)你山上头领,都是替天行道的好汉,并没有这事。只是老汉不认的太仆,休怪,休怪。早知太仆来到,只合远接。接待不及,勿令见罪。老汉在这里,多亏了头领哥哥照顾老汉。(做递酒科,云)太仆请满饮此杯。(宋刚饮科)(王林云)再将酒来。(鲁智恩饮酒科,云)哥哥好酒。(宋刚云)老王,你家里还有甚么人?(王林云)老汉家由并无甚么人.有个女孩儿,唤做满堂娇,年长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老汉别无甚么孝顺,着孩儿出来与太仆递钟酒儿,也表老汉一点心。(宋刚云)既是闺女,不要他出来罢。(鲁智恩云)哥哥怕甚么?着他出来。(王林云)满堂娇孩儿,你出来。(旦儿扮满堂娇云)父亲唤我做甚么?(王林云)孩儿,你不知道,如今有梁山上宋公明亲身在此,你出来递他一钟儿酒。(旦儿云)父亲,则怕不中么?(王林云)不妨事

(旦儿做见科)(宋刚云)我一生怕闻脂粉气,靠后些。(王林云)孩儿,与二位太仆递一钟儿酒。(旦做递酒科)(宋刚云)我也递老王一钟酒。(做与王林酒科)(宋刚云)你这老人家,这衣服怎么破了?把我这红绢褡膊与你补这破处。(老王林接衣科)(鲁智恩云)你还不知道,才此这杯酒是肯酒,这褡膊是红定。把你这女孩儿与俺宋公明哥哥做压寨夫人。只借你女孩儿去三日,第四日便送来还你。俺回山去也。(领旦下)(王林云)老汉眼睛一对,臂膊一对,只看着这个女孩儿,似这般可怎么了也?(做哭科)(正末扮李逵做带醉上,云)吃酒不醉不如醒也。俺梁山泊上山儿李逵的便是。人见我生得黑,起个绰号叫俺做黑旋风。奉宋公明哥哥将令,放俺三日假限,踏青赏玩,不免下山,去老王林家再买几壶酒,吃个烂醉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饮兴难酬,醉魂依旧。寻村酒,恰问罢王留。(云)俺问王留道,那里有酒?那厮不说便走。俺喝道:走那里去?被俺赶上一把揪住张口毛,恰待要打。那王留道:休打,休打,爹爹,有。(唱)王留道兀那里人家有。

【混江龙】可正是清明时候,却言风雨替花愁。和风渐起,暮雨初收。俺则见杨柳半藏沽酒市,桃花深映钓鱼舟。更和这碧粼粼春水波纹绉,有往来社燕,远近沙鸥。

(云)人道我梁山泊无有景致,俺打那厮的嘴。(唱)

【醉中天】俺这里雾锁着青山秀,烟罩定绿杨洲。(云)那桃树上一个黄莺儿,将那桃花瓣儿啗阿啗阿,啗的下来,落在水中,是好看也。我也曾听的谁说来?我试想咱。哦!想起来了也。俺学究哥哥道来,(唱)他道是轻薄桃花逐水流。(云)俺绰起这桃花瓣儿来,我试看咱,好红红的桃花瓣儿。(做笑科,云)你看我:好黑指头也!(唱)恰便是粉衬的这胭脂透。(云)可惜了你这瓣儿,俺放你趁那一般的瓣儿去。我与你赶,与你赶,贪赶桃花瓣儿。(唱)早来到这草桥店垂杨的渡口。(云)不中,则怕误了俺哥哥的将令,我索回去也。(唱)待不吃呵,又被这酒旗儿将我来相迤逗,他、他、他,舞东风在曲律杆头。

(云)兀那王林,有酒么?不则这般白吃你的,与你一抄碎金子,与你做酒钱。(王林做采泪科,云)要他那碎金子做甚么?(正末笑科,云)他口里说不要,可揣在怀里。老王将酒来。(王林云)有酒,有酒。(做筛酒科)(正末云)我吃这酒在肚里,则是翻也翻的。不吃,更待干罢。(唱)

【油葫芦】往常时酒债寻常行处有,十欠着九。(带云)老王也,(唱)则你这杏花庄压尽他谢家楼。你与我便熟油般造下春醅酒,你与我花羔般煮下肥羊肉。一壁厢肉又熟,一壁厢酒正等。抵多少锦封未拆香先透,我则待乘兴饮两三瓯。

【天下乐】可正是一盏能消万种愁,(云)老王也,咱吃了这酒呵,(唱)把烦恼都也波丢,都丢在脑背后,这些时吃一个没了休。(带云)我醉了呵。(唱)遮莫我倒在路边,遮莫我卧在瓮头,(做吐科,云)老王僳,(唱)直醉的来在这搭里呕。

(云)老王,这酒寒,快镟热酒来。(王林云)老汉知道。(做换酒科,哭,云)我那满堂娇儿也!(正末云)快酾热酒来。(王林又哭,云)我那满堂娇儿也!(正末云)老王,我不曾与你酒钱来,你怎么这般烦恼?(王林云)哥哥,不干你事,我自有撇不下的烦恼哩,你则吃酒。(正末唱)

【赏花时】咱两个每日尊前语话投,今日呵,为甚将咱佯不愀。(王林云)你不知道,我自嫁我的女孩儿,为此着恼。(正末唱)哎!你个呆老子畅好是忒掐搜,(云)比似你这般烦恼,休嫁他不的。(王林哭科,云)哎哟!我那满堂娇儿也。(正末唱)你何不养着他到苍颜皓首?(云)你晓的世上有三不留么?(王林云)哥,是那三不留?(王末云)蚕老不中留,人老不中留,(唱)呆老子,常言道:女大不中留。

(云)我问你那女孩儿,嫁了个甚么人?(王林云)哥,我那女孩儿嫁人,我怎么烦恼?则是晦气,被一个贼汉夺将去了。(正末做打科,云)你道是贼汉,是我夺了你女孩儿来?(唱)

【金盏儿】我这里猛睁眸,他那里巧舌头,是非只为多开口。但半星儿虚谬,恼翻我怎干休!一把火将你那草团瓢烧成为腐炭,盛酒瓮摔成碎瓷瓯。(带云)绰起俺两把板斧来,(唱)砍折你那蟠根桑枣树,活杀您那阔角水黄牛。

(云)兀那老王,你说的是,万事皆休;说的不是,我不道的饶你哩。(王林云)什么app下载就领红包太仆停嗔息怒,听老汉漫漫的说与你听。有两个人来吃酒,他说我一个是宋江,一个是鲁智深。老汉便道;正是梁山泊上太仆,我无甚孝顺,我只一个十八岁女孩儿,叫做满堂娇,着他出来拜见,与太仆递一杯儿酒,也表老汉的一点心。我叫出我那女孩儿来,与那宋江、鲁智深递了三杯酒。那宋江也回递了我三钟酒,他又把红褡膊揣在我怀里。那鲁智深说这三钟酒是肯酒,这红褡膊是红定。俺宋江哥哥有一百八个头领,单只少一个人哩。你将这十八岁的满堂娇,与俺哥哥做个压寨夫人。则今日好日辰,俺两个便上梁山泊去也。许我三日之后,便送女孩儿来家。他两个说罢,就将女孩儿领去了。老汉偌大年纪,眼睛一对,臂膊一双,则觑着我那女孩儿。他平白地把我女孩儿强抢将去,哥,教我怎么不烦恼?(正末云)有甚么见证?(王林云)有红绢褡膊便是见证。(正末云)我待不信来,那个士大夫有这东西。老王,你做下一瓮好酒,串下一个好牛犊儿。只等三日之后,我轻轻的把着手儿,送将你那满堂娇孩儿来家,你意下如何?(王林云)哥,你若送将我那女孩儿来家,老汉莫要说一瓮酒,一个牛犊儿,便杀身也报答大恩不尽。(正末唱)

【赚煞】管着你目下见仇人,则不要口似无梁斗,一句句言如劈竹。(带云)宋江俫,(唱)不争你这一度风流,倒出厂一度丑。誓今番泼水难收,到那里问缘由,怎敢便信口胡诌?则要你肚囊里揣着状本熟,不要你将无来作有,则要你依前来依后。(云)我如今回去见俺宋公明,数说他这罪过,就着他辞了三十六大伙,七十二小伙,半垓来小偻罗,同着鲁智深一径离了山寨,到你庄上。那盯节我若叫你出来,你可休似乌龟一般,缩了头再也不肯出来。(王林云)老汉若不见他,万事休论。我若见了他,我认的他两个,恨不的咬掉他一块肉采。我怎么肯不出见他?(正末云)老王,兀的不是俺宋江哥哥?他道没也。老儿,俺斗你耍哩。(唱)你可也休翻做了鑞枪头。(下)(王林云)李逵哥哥去了。我也收拾过铺面,专等三日之后,送满堂娇娇孩儿来家。满堂娇孩儿,则被你痛杀我也。(下)

第二折

(宋江同吴学究、鲁智深领卒子上)(宋江诗云)旗帜无非人血染,灯油尽是脑浆熬。鸦嗛肝肺扎煞尾,狗咽骷髅拌搜毛。某乃宋江是也。因清明节令,放众头领下山踏青赏玩去了,今日可早三日光景也。在那聚义堂上,三通鼓罢,都要来齐。小偻罗寨门首觑者,看是那一个先来。(卒子云)理会得。(正末上,云)自家李山儿的便是。将着这红褡膊,见宋江走一遭来。(唱)

【正宫】【端正好】抖搜着黑精神,扎煞开黄髭髟

力,则今番不许收拾。俺可也磨拳擦掌,行行里,按不住莽撞心头气。

【滚绣球】宋江口来,这是甚所为?甚道理?不知他主着何意?激的我怒气如雷。可不道他是谁,我是谁,俺两个半生来岂有些嫌隙?到今日,却做了日月交食。不争几句闲言语,我则怕恶识多年旧面皮,展转猜疑。

(云)小偻罗报复去,道我李山儿来了也。(卒子做报科,云)喏,报的哥哥得知,有李山儿来了也。(宋江云)着他过来。(卒子云)着过去。(做见科)(正末云)学究哥哥,喏,帽儿光光,今日做个新郎,袖儿窄窄,今日做个娇客。俺宋公明在那里?请出来和俺拜两拜,俺有些零碎金银在这里,送与嫂嫂做拜见钱。(宋江云)这厮好无礼也。与学究哥哥施礼,不与我施礼。这厮胡言乱语的,有什么说话?(正末唱)

【倘秀才】哎!你个刎颈的知交庆喜,(宋江云)庆甚么喜?(正末唱)则你那压寨的夫人在那里?(指鲁智深科,云)秃驴,你做的好事来。(唱)打干净球儿不道的走了你。(宋江云)怎么?智深兄弟,也有你那?(正末唱)强赌当,硬支持,要见个到底。(宋江云)山儿,你下山去,有甚么事,何不就明对我说?(正末做恼不言语科)(宋江云)山儿,既然不好和我说,你就对学究哥哥根前说波。(正末唱)

【滚绣球】俺哥哥要娶妻,这秃厮会做媒。(宋江云)智深兄弟,说你曾做甚么媒来?(鲁智深云)你看这厮,到山下去僝了多少酒?醉的来似踹不杀的老鼠一般,知他支支的说甚么哩?(正末唱)元来个梁山泊有天无日,(做拔斧斫旗科)(唱)就恨不斫倒这一面黄旗。(众做夺斧科)(宋江云)你这铁牛,有甚么事也不查个明白,就提起板斧来,要斫倒我杏黄旗,是何道理?(学究云)山儿,你也忒口快心直哩。(正末唱)你道我;式心快,忒心直,还待要献勤出力。(做喊科,云)众兄弟们都来。(宋江云)都来做甚么?(正末唱)则不如做个会六亲庆茸的筵席,(宋江云)做甚么筵席?(正末唱)走不了你个撮合山师父唐三藏,更和这新女婿郎君。哎!你个柳盗跖,看那个便宜。(宋江云)山儿,你下山在那里吃酒?遇着甚人?想必说我些什么?你从头儿说,则要说的明白。(正末唱)

【倘秀才】不争你抢了他花朵般青春艳质,这其间抛闪杀那草桥店白头老的。(宋江云)这事其中必有暗昧。(正末唱)这桩事分明甚暗昧,生割舍,痛悲凄,(带云)宋江口来,(唱)他其实怨你。

(宋江云)元来是老王林的女孩儿,说我抢将来了。休道不是我,便是我抢将来,那老子可是喜欢也是烦恼?你说我试听。(正末唱)

【叨叨令】那老儿,一会家便哭啼啼在那茅店里,(带云)觑着山寨,宋江好恨也!(唱)他这般急张拘诸的立。那老儿,一会家便怒畔畔在那柴门外,(带云)哭道:我那满堂娇儿也!(唱)他这般乞留曲律的气。(宋江云)他怎生烦庙那?(正未唱)那老儿,一会家便闷沉沉在那酒瓮边,(带云)那老儿拿起瓢耙,揭开蒲墩,舀一瓢冷酒来,汨汨的咽了。(唱)他这般迷留没乱的醉。那若儿,托着-片席头便慢腾腾放在土坑上,(带云)他出的门来,看一看,又不见来,哭道:我那满堂娇儿!(唱)他这般壹留兀渌的睡。似这般过不的也么哥,似这般过不的也么哥,(宋江云)这厮怎的?(正末唱)他道俺梁山泊不甜人不义。

(宋江云)学究兄弟,想必有那依草附木,冒着俺家名姓,做这等事情的,也不可知。只是山儿也该讨个显证,才得分晓。(正末云)自有,有这红褡膊,不是显证?(宋江山)山儿,我今日和你打个赌赛:若是我抢将他女孩儿来,输我这六阳会首。若不是我,你输些甚么?(正末云)哥,你与我赌头罢,您兄弟摆一席酒。(宋江云)摆一席酒?到好了你,须要配得上我的。(正末云)罢、罢、罢!哥,倘若不是你,我情愿纳这颗牛头。(宋江云)既如此,立下军状,学究兄弟收着。(正末云)难道花和尚就饶了他?(鲁智深云)我这光头不赌他罢,省的你叫不利市。(做立状科)(正末唱)

【一煞】则为尔两头白面搬兴废,转背言词说是非。这厮敢狗行狼心,虎头蛇尾。不是我节外生枝,囊里盛锥。谁着你夺人爱女,逞己风流,被咱都知(宋江云)你看黑牛这村沙样势那。(正末唱)休怪我村沙样势,平地上起孤堆。

(宋江云)若不是我呵,我不道的饶了你哩。(正末唱)

【黄钟尾】那怕你指天画地能瞒鬼,步线行针待哄谁?又不是不精细,又牙是不伶俐。(宋江云)我和你就下山去。(正末唱)下山寨,到那里,李山儿共质对,认的真,觑的实,割你头,塞你嘴。(宋江云)这铁牛怎敢无礼?(正末唱)非铁牛,敢无礼,既赌赛,怎翻悔?莫说这三十六英雄,一个个都是弟兄辈。(云)众兄弟每都来听着。(宋江云)你着他听甚么?(正末云)俺如今和宋江、鲁智深同到那杏花庄上,只等那老王林道出一个"是"字儿,你那做媒的花和尚,休要怪我一斧分开两个瓢,谁着你拐了一十八岁满堂娇?单把宋江一个留将下,等我亲手伏待哥哥这一遭。(宋江云)你怎生伏待我?(正末云)我伏侍你,我伏侍你,一双手揝住衣领,一双手摊住腰带,滴溜扑摔个一字;阔脚板踏住胸脯,举起我那板斧来,觑着脖子上,可叉!(唱)便跳出你那七代先灵,也将我来劝不得。(下)

(宋江云)山儿去了也。小偻罗备两匹马来,某和智深兄弟亲下山寨,与老王林质对去走一遭。(诗云)老王林出乖露丑,李山儿将没做有。如今去杏花庄前,看谁输六阳魁首。(同下)

第三折

(王林做哭上,云)我那满堂娇儿也,则被你想杀我也。老汉王林,被那两个贼汉将我那女孩儿抢将去了,今日又是三日也。昨日有那李逵哥哥去梁山上寻那宋江、鲁智深,要来对证这一桩事哩。老汉如今收拾下些茶饭,等侯则个。(做哭科,云)我那满堂娇儿,说道今日第三日,送他来家,不知来也是不来?则被你想杀我也。(宋江同智深、正末上)(宋江云)智深兄弟,咱行动些。你看那山儿,俺在头里走,他可在后面。俺在后面走,他可在前面。敢怕我两个逃走了那?(正末云)你也等我一等波,听见到丈人家去,你好喜欢也。(宋江云)智深兄弟,你看他那厮迷言迷语的,到那里认的不是,山儿,我不道的饶了你哩。(正末唱)

【商调】【集贤宾】过的这翠巍巍-带山崖脚,遥望见滴溜溜的酒旗招。想悲欢不同昨夜,论真假只在今朝。(云)花和尚,你也小脚儿,这般走不动,多则是做媒的心虚,不敢走哩。(鲁智深云)你看这厮!(正末唱)鲁智深似窟里拔蛇,(云)宋公明,你也行动些儿。你只是拐了人家女孩儿,害羞也不敢走哩。(宋江云)你看他波!(正末唱)宋公明似毡上拖毛。则俺那周琼姬,你可甚么上子乔,玉人在何处吹箫?我不合蹬翻了莺燕友,拆散了这凤鸾交。

(云)我今日同你两个,来这杏花庄上呵,(唱)

【逍遥乐】倒做了逢山开道,(鲁智深云)山儿,我还要你遇水搭桥哩。(正末唱)你休得顺水推船,偏不许我过河拆桥。(宋江做前走科)(正末唱)当不的他纳胯扭腰。(宋江云)山儿,你不记得上山时,认俺做哥哥,也曾八拜之交哩。(正末唱)哥也,你只说在先时,有八拜之交。元宋是花木瓜儿外看好,不由咱不回头儿暗笑。待和你争甚么头角,辩甚的衷肠,惜甚的皮毛。

(云)这是老王林门首。哥也,你莫言语,等我去唤门。(宋江云)我知道。(正末叫门科)老王!老王!开门来。(王林做打盹)(正末又叫科)(云)老王!开门来,我将你那女孩儿送来了也。(王林做惊醒科,云)真个来了?我开开这门。(做抱正末科,云)我那满堂娇儿也!呸!原来不是。(正末唱)

【醋葫芦】这老儿外名唤做半槽,就里带着一杓。是则是去了你那一十八岁这个满堂娇,更做你家年纪老。(云)俺叫了两三声不开门,第三声道:送将你那满堂娇女孩儿来了。他开开门,搂着俺那黑膊子,叫道:我那满堂娇儿也。(唱)老儿也似这般烦恼的无颠无倒,越惹你揉眵抹泪哭嚎啕。

(云)哥也,进家里来坐着。(宋江、鲁智深做入坐科)(正末云)他是一个老人家,你可休唬他,我如今着他认你也。老王,你过去认波。(王林云)老汉正要认他哩。(宋江云)兀那老子,你近前来,我就是宋江。我与你说,那个夺将你那女孩儿去,则要你认的是者。我与山儿赌着六阳会首哩。(正末云)老王,你认去,可正是他么?(王林做认科,云)不是他!不是他!(宋江云)可如何?(正末云)哥也,你等他好好认咱,怎么先睁着眼吓他?这一吓他还敢认你那?兀的老王,只为你那女孩儿,俺弟兄两个赌着头哩。老王,兀那个不是你那女婿,拐了满堂娇孩儿的宋江?(王林做再认摇头科,云)不是!不是!(宋江云)可何如?(正末唱)

【幺篇】你则合低头就坐来,谁着你睁睛先去瞧?则你个宋公明威势怎生豪,刚一瞅,早将他魂灵吓掉了。这便是你替天行道,则俺那无情板斧肯担饶?(云)老王,你来,兀那秃厮,便是做媒的鲁智深,你再去认咱。(鲁智深云)你快认来。(王林做再认科,云)不是!不是!那两个一个是青眼儿长子,如今这个是黑矮的。那一个是稀头发腊梨,如今这个是剃头发的和尚。不是!不是!(鲁智深云)山儿,我可是哩。(正末云)你这秃厮,由他自认,你先幺喝一声怎么?(唱)

【幺篇】谁不知你是镇关西鲁智深,离五台山才落草。便在黑影中摸索也应着,只被你爆雷似一声先唬倒。那呆老子怕不知名号,(带云)适才间他也待认来。(唱)只见他摇头侧脑费量度。

(宋江云)既然认的不是,智深兄弟,我们先回山去,等铁牛自来支对。(正末云)老王,我的儿,你再认去。(王林云)哥,我说不是他,就不是他了,教我再认怎的?(正末做打王林科)(王林云)可怜见,打杀老汉也。(正末唱)

【后庭花】打这老子没肚皮揽泻药,偏不的我敦葫芦摔马杓。(宋江云)小偻罗将马来,俺与鲁家兄弟先回去也。(正末云)你道是弟兄每将马来,先回山寨上去。我道:哥也,你再坐一坐,等那老子再细认波。(唱)哥哥道备马来还山寨,(带云)哎!哥也,羞的你兄弟,(唱)恰便似牵驴上板桥。恼的我怒难消,踹匾了盛浆铁落,辘轳上截井索,芭棚下瀽副槽,掷碎了舀酒瓢,砍折了菜刀。

【双雁儿】就恨不一把火,刮刮拶拶烧了你这草团瓢。将人来,险中倒,气得咱,一似那鲫鱼跳。可不道家有老敬老,家有小敬小。

(宋江云)智深兄弟,咱和你回山寨去。(诗云)堪笑山儿忒慕古,无事空将头共赌。早早回来山寨中,舒出脖子受板斧。(同鲁智深下)(正末做叹科,云)嗨!这的是山儿不是了也。(唱)

【浪里来煞】方信道人心未易知,灯台不自照。从今后开眼见个低高。没来由共哥哥赌赛着,使不的三家来便厮靠,则这三寸舌是俺斩身刀。(下)(王林云)李逵哥哥去了也。他今日果然领将两个人来,着我认道是也不是。元来一个是真宋江,一个是真鲁智深,都不是拐我女孩儿的。不知被那两个天杀的拐了我满堂娇儿去,则被你想杀我也。(宋刚做打嚏,同鲁智恩、旦儿上,云)打嚏耳朵热,一定有人说。可早来到杏花庄也。我那太山在那里?我每原许三日后,送你女孩儿回家。如今来也。(王林做相见,抱旦哭科,云)我那满堂娇儿也!(宋刚云)太山,我可不说谎,准准三日,送你令爱还家。(王林云)多谢太仆抬举!老汉只是家寒,急切里不曾备的喜酒。且到我女儿房里吃一杯淡酒去,待明日宰个小小鸡儿请你。(鲁智恩云)老王,我那山寨上有的是羊酒,我教小偻罗赶二三十个肥羊,抬四五十担好酒送你。(王林云)多谢太仆!只是老汉没的谢媒红送你,惶恐杀人也。(宋刚云)俺们且到夫人房里吃酒来。(下)(王林云)这两个贼汉,元来不是梁山泊上头领。他拐了我女孩儿,左右弄做破罐子,倒也罢了。只可惜那李逵哥哥,一片热心,赌着头来,这须不是耍处。我如今将酒冷一碗,热一碗,劝那两个贼汉吃的烂醉。到晚间等他睡了,我悄悄蓦上梁山,报与宋公明知道,搭救李逵,有何不可?(诗云)做什么老王林夜走梁山道?也则为李山儿恩义须当报。但愁他一涌性杀了假宋江,连累我满堂娇要带前夫孝。(下)

第四折

(宋江同吴学究、鲁智深领卒子上,云)某乃宋江是也。学究兄弟颇奈李山儿无礼,我和他打下赌赛,到那里,果然认的不是。我与鲁家兄弟先回来了,只等山儿来时,便当斩首。小偻罗,踏着山岗望者,这早晚山儿敢待来也。(正末做负荆上,云)黑旋风,你好是没来由也,为着别人,输了自己。我今日无计所奈,砍了这一束荆杖,负在背上,回山寨见俺公明哥哥去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这一场烦恼可也奔人来,没来由共哥哥赌赛。袒下我这红内袄,跌绽我这旧皮鞋。心下量猜,(带云)到山寨上,哥哥不打,则要头。(唱)怎发付脖项上这一块?

【驻马听】有心待不顾形骸,(带云)这碧湛湛石崖不得底的深涧我待跳下去,休说一个,便是十个黑旋风也不见了。(唱)两三番自投碧湛崖。敬临山寨,行一步如上吓魂台。我死后,墓顶上谁定远乡牌?灵位边谁咒生天界?怎擘划,但得个完全尸首,便是十分采。

【搅筝琶】我来到辕门外,见小校雁行排。(带云)往常时我来呵,(唱)他这般退后趋前,(带云)怎么今日的。(唱)他将我佯呆不睬。(做偷瞧科,云)哦!元来是俺宋公明哥哥和众兄弟都升堂了也。(唱)他对着那有期会的众英才,一个个稳坐抬颏。我说的明白,道莽撞的廉颇请罪来,死也应该。

(见科)(宋江云)山儿,你来了也?你背着甚么哩?(正末云)哥哥,您兄弟山涧直下砍了一束荆杖,告哥哥打几下。您兄弟一时间没见识,做这等的事来。(唱)

【沉醉东风】呼保义哥哥见责,我李山儿情愿餐柴。第一来看着咱兄弟情,第二来少欠他脓血债。休道您兄弟不伏烧埋,由你便直打到梨花月上来。若不打,这顽皮不改。

(宋江云)我元与你赌头,不曾赌打。小偻罗,将李山儿踹下聚义堂,斩首报来。(正末云)学究哥哥,你劝一劝儿!智深哥,你也劝一劝儿!智深哥,你也劝一劝儿!(学究同鲁智深劝科)(宋江云)这是军状。我不打他,则要他那颗头。(正末云)哥,你道甚么哩?(宋江云)我不打你,则要你那颗头。(正末云)哥哥,你真个不肯打?打一下是一下疼,那杀的只是一刀,倒不疼哩。(宋江云)我不打你。(正末云)不打!谢了哥哥也。(做走科)(宋江云)你走那里去?(正末云)哥哥道是不打我。(来江云)我和你打赌赛。我则要你那六阳会首。(正末云)罢、罢、罢,他杀不如自杀。借哥哥剑来,待我自刎而亡。(宋江云)也罢,小偻罗将剑来递与他。(正末做接剑科,云)这剑可不元是我的?想当日跟着哥哥打围猎射,在那官道旁边,众人都看见一条大蟒蛇拦路。我走到根前,并无蟒蛇,可是一口太阿宝剑。我得到这剑,献与俺哥哥悬带。数日前我曾听得支楞楞的剑响,想杀别人,不想道杀害自己也。(唱)

【步步娇】则听得宝剑声鸣,使我心惊骇,端的个风团快。似这般好器械,一柞来铜钱,恰便似砍麻秸。(带云)想您兄弟十载相依,那般恩义都也不消说了。(唱)还说甚旧情怀,早砍取我半壁天灵盖。(王林冲上,叫科,云)刀下留人。告太仆,那个贼汉送将我那女孩儿来了。我将他两个灌醉在家里,一径的乘报知。太仆与老汉做主咱。(宋江云)山儿,我如今放你去,若拿得这两个棍徒,将功折罪;若拿不得,二罪俱罚。您敢去么?(正末做笑科,云)这是揉着我山儿的痒处。管教他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学究云)虽然如此,他有两副鞍马,你一个如何拿的他住?万一被他走了,可不输了我梁山泊上的气概。鲁家兄弟,你帮山儿同走一遭。(鲁智深云)那山儿开口便骂我秃厮会做媒,两次三番要那王林认我,是甚主意?他如今有本事自去拿那两个,我鲁智深决不帮他。(学究云)你只看聚义两个宇,不要因这小忿,坏了大体面。(宋江云)这也说的是。智深兄弟,你就同他去拿那两个顶名冒姓的贼汉来,(鲁智深云)既是哥哥分付,您兄弟敢不同去?(同下)(宋刚、鲁智恩上,云)好酒,俺们昨夜都醉了也。今早日高三丈,还不见太山出来,敢是也醉倒了。(正末同鲁智深、王林上,云)贼汉!你太山不在这里?(做见就打科,宋刚云)兀那大汉,你也通个名姓,怎么动手便打?(正末云)你要问俺名姓?若说出来,直唬的你尿流屁滚。我就是梁山泊上黑爹爹李逵,这个哥哥是真正花和尚鲁智深。(做打科,唱)

【乔牌儿】你顶着鬼名儿会使乖,到今日当天败。谁许这满堂娇压你那莺花寨?也不是我黑爹爹忒性歹。

(宋刚云)这是真命强盗,我们打他不过,走,走,走!(做走科)(正末云)这厮走那里云(做追上,再打科)(唱)

【殿前欢】我打你这吃敲材,直着你皮残骨断肉都开。那怕你会飞腾就透出青霄外,早则是手到拿来。你、你、你,好一个鲁智深不吃斋,好一个呼保义能贪色。如今去亲身对证休嗔怪,须不是我倚强凌弱,还是你自揽祸招灾。

(做拿住二贼科)(正末云)这贼早拿住了也。(王林同旦儿做拜科)(鲁智深云)兀那老头儿不要拜,明日你同女儿到山寨来,拜谢宋头领便了。(同正末押二贼下)(王林云)他们拿这两个贼汉去了也,今日才出的俺那一口臭气。我儿,等待明日牵羊担酒,亲上梁山去,拜谢宋江头领走一遭。(旦儿做打战科,王林云)我儿不要苦,这样贼汉有什么好处?等我慢慢的拣一个好的嫁他便了。(同下)(宋讧同吴学究领卒子上,云)学究兄弟,怎生李山儿同鲁智深到杏花庄去了许久,还不见来?俺山上该差人接应他么?(学究云)这两个贼子到的那里?不必差人接应,只早晚敢待来也。(卒子做报科,云)喏!报的哥哥得知,两位头领得胜回来了也。(正末同鲁智深押二贼上,云)那两个贼汉擒拿在此,请哥哥发落。(宋江云)好宋江!好鲁智深!你怎么假名冒姓,坏我家的名目?小偻罗,将他绑在那花标树上,取这两副心肝,与咱配酒。枭他首级,悬挂通衢警众。(卒子云)理会的。(拿二贼下)(正末唱)

【离亭宴煞】蓼儿洼里开筵待,花标树下肥羊宰,酒尽呵拚当再买。涎邓邓眼睛剜,滴屑屑手脚卸,碜可可心肝摘。饿虎口中将脆骨夺,骊龙颔下把明珠握,生担他一场利害。(带云)智深哥哥,(唱)我也则要洗清你这强打挣的执柯人,(带云)公明哥哥,(唱)出脱你这干风情的画眉客。

(宋江云)今日就聚义堂上,设下赏功筵席,与李山儿、鲁智深庆喜者。(诗云)宋公明行道替天,众英雄聚义林泉。李山儿拔刀相助,老王林父子团圆。

题目杏花庄王林告状

正名梁山泊李逵负荆

初中文言文 古文观止 赞美 写人 谋略

元代·汤舜民

海棠过雨绵狼藉,杨柳团烟青旖旎,梨化滴露珠零碎。春深也人未归,对东

风满目伤悲。近绿窗蜂喧蝶闹,临宝镜鸾愁凤泣,隔珠帘燕语莺啼。隔珠帘燕语

莺啼,莺呖呖如诉凄凉。燕喃喃似说别离。香魂趁飞絮悠扬,薄命逐游丝飘荡,

芳心随落日昏迷。三分病积渐里消磨了玉肌,一春愁积攒下压损了蛾眉。愁和病

最苦禁持,靠银床倦眼乜斜,湿金衣清泪淋漓。夏闺情

冰盘贮果水晶凉,石髓和茶玉液香,碧筒注饮葡萄酿。伤心也谁共赏,对良

宵无限凄凉。藕花风轻翻纱帐,杨柳月微笼绣窗,梧桐露响滴银床。梧桐露响滴

银床,脚步儿未离南轩,魂灵儿已到东墙。屏闲也翡翠蒙尘,簟冷也琉璃失色,

枕空也琥珀无光。谁承望生折了连枝树上凤凰,不提防活刺了并头花底鸳鸯。尽

今生难舍难忘。甜腻腻两字恩情,苦恹恹几样思量。秋闺情

绣帏冷落采绒球,珠箔空闲碧玉钩,罗衣宽褪泥金扣。恹恹不下楼,对西凤

总是离愁。孤鹜点白云天际,新雁过黄芦渡口,昏鸦啼红树墙头。昏鸦啼红树墙

头,透疏帘凉月纤纤,走空阶落叶飕飕。难支吾今夜寂寥,索准备经年憔悴。漫

咨嗟往日风流,落下个玉镜台不成配偶,谅这个紫香囊怎做遗留?细评跋着甚来

由,遥受的凤友鸾交,虚名儿燕侣莺俦。冬闺情

鬓从别后甚蓬松,心自愁添越懵懂,肠于断处偏疼痛。更难捱寒夜永,树梅

花欢笑谁同。黄串冷驼绒毡帐,绿酒干羊脂玉钟,青灯暗龟甲屏风。青灯暗龟甲

屏风,痴着心拜月瞻星,擎着泪织锦题红。共何人踏雪骑驴,知那答看花驻马,

落谁家攀桂乘龙。平安信阻蓝桥风波汹汹,团圆梦隔巫山云雨重重。问归期两下

朦胧,卦钱儿许待新春,灯花儿报道残冬。春闺即事

病乜斜恰似醉乜斜,身瘦怯那堪影瘦怯,人薄劣何况情薄劣。好姻缘成弃舍,

对鸾台展转伤嗟。鹤袖儿金松扣,凤头儿珠褪结,想人生最苦是离别。想人生是

最苦是离别,恶业缘难诉情词,闷根苗怎下锹撅。掩蓝桥白马波翻,烧袄庙金蛇

火烈,暗巫山苍狗云遮。长吁气短吁气心胸哽噎,新啼痕旧啼痕衫袖重叠。两般

儿更是愁绝,敲窗雨惊觉鸳鸯,落花风吹散胡蝶。

初中文言文 古文观止 咏物 赞美 品格